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2009-3-25 20:48 编辑

  娘,30多岁了,一米六几,很端庄,村里的人都说看娘的样子总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小好几岁。以前我没想到过,但是现在慢慢把村里的女人一一数出来,我娘肯定是很不错的。

  由于年轻的时候去广东打工,娘早已是经过洗礼了一翻,看上去总要比一般的村姑年轻,跟着几个乡下女人站到一快时,你会发现我娘的超凡脱俗。她并不妖艳,自然而能吸引男人的眼球,也许是因为娘在广东呆过,人开明了很多,又会稍微打扮,所以跟娘在一起时,我觉得很舒适,我特喜欢跟娘说话,和娘呆在一起。

  晚上,我就像以往一样到了时间就爬上床,可是我躺下了很久也没有入睡。

  “用力点,你行不行啊?”

  “废话!插你别哭!”那该死的二牛跟那女孩的声音老在我耳边回荡,勾得我的心荡漾。我真希望那女人说那句话时是对我说的,而后面娘抱住我时那女人的胸部给我的感觉更令我心跳。想着想着,也不知道到夜里几点,只知道很晚了我都没睡着。

  第二天也不知道几点了,我只睁开眼看见是白天又睡了过去,赖床了。昨天没睡好人捆得要命就赖在床上不起了,而自己却没有完全睡着。过了一会我听见了脚步声,我知道那是有人走进了我的屋子,不用说当然是娘。

  我当然知道有人进来了,可是我却装着睡着没发觉,只眯着一条缝看看娘要做什么?

  娘拉开了我的蚊帐,我看到她嘴巴都张开了却没有叫出声来。我继续装着睡得很死,而娘似乎不忍心惊醒这个熟梦中的孩子。

  我们这里的夏天是很热的,所以晚上睡觉根本不需要盖什么被单,而我早也习惯了在席子上只穿一条小裤衩睡觉。我相信娘也不知道多少次看我穿着小裤衩睡觉的样子。

  而今天娘却在我床边看得那么久,难道昨天的事在她心里也起着变化了吗?

  “小捣蛋,都12点了,都没醒。”娘默默自语,接着坐到了我的床边。娘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,接着划过我的脸,在我稍微强壮的胸部停留了好一阵,然后再抚过我的小肚。我觉得有点痒痒,不过还是忍住了。

  娘的手在我小肚上停了许久,我也以为她的手收住了,可是我错了,她的手最后还是继续向下探去。娘的小手竟然隔着裤衩试探起我的小弟弟,娘的手是很温和的,就想爱捂一个宝贝一样,我感觉很美。我很是喜欢这个感觉,所以我宁愿假装睡得像个死猪能去多些体会。

  我是假装睡着没有醒,可是那个不争气的小鸡鸡却丝毫不会掩饰,娘的手才刚爱捂过去就雄赳赳地搞起义,忘记了谁是他的主人。

  我感觉那个平时那个软棉棉的小鸟此刻变成了肉棒,娘的手爱捂着这跟肉棒久久没有撤退,我却被弄得痒痒的,憋得好难受。

  “原来都那么大了,真是个小伙子!”娘自语,显然没发现我是假装的。

  娘就这样一直摸着,搞的我小鸡吧痒死了,憋得我好难受,而娘的手却像被胶水贴到了我的裤衩上没有离开过一秒钟。

  就在我想着如何“解救”的时候,我屁股眼肌肉绷紧。“卟~~~~~ ”一个响亮的放屁。这个响屁把娘吓了个半死。不但她的手被震了回去,人也一闪飞出屋去。

  我有点感激这个响屁,因为它一定程度上“解救”了我,避免了我痒死的尴尬;但是我更讨厌它,因为娘摸得我很舒服。

  吃饭的时候,娘坐在小桌子对面,她瞧我的时候眼神变化了许多,满眼都是多这个儿子的欣赏,倒是我底着头不敢正视娘,因为我很心虚。是的我也想在娘睡觉的时候去摸她的乳房,去摸她的阴部,甚至想去吻一下,咬一口。

  我知道这多少是邪恶的,可是我忍不住去想,只是我那时没发觉到,现在回忆起来——那时娘已经在我心底默默地地位改变了,娘不再是娘,而是我性爱的对象,不要说只是性爱的对象,我们之间的这种感情是无法比拟的,超越了一切坚强存在。

  我明白,这就是恋母情节,而娘却也是一样的;她对儿子的疼爱也已经升华,恋子情节已深深打入她的心窝。我们之间擦出火花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,而且条件允许。

  从那一次,我强烈的等待着机会,去爱我的亲娘,渴望和她一起分享那玉米地深处的快乐[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-07-19 19:51重新编辑 ]

电影下载(右键目标另存为或者右键迅雷下载)